薄荷青柠

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

路过“西洋镜”,女友问要不要玩,我摇头。
记忆里这似乎是很久远的东西了,跟“走马灯”有些相似,让人想起“凤箫声动,玉壶光转,一夜鱼龙舞”。
之所以注意到它,是因为老板似模似样的吆喝和“不可说”的笑容,配上“走边大江南北,演尽古今风流”的对子,别有一种玄妙的感觉。
就像小说里,貌似平凡的老板,经营着一家貌似平凡的小店,然后故事的序幕就如此这般的拉起了…
勾得人心底若有似无的痒痒…
像是《暗芝居》开头谜一样的男声:“よってらっしゃい、见てらっしゃい,暗芝居の时间だよ。”
小女孩安静地坐在镜前,等着“梦回大清”,像是要推开一扇未知的大门…
不知道为什么,看着她象看着许许多多的“我自己”。

昨晚携众爱妃夜奔魔都,今天 昨晚携众爱妃夜奔魔都,今天在豫园晃荡一上午,又在外滩迷路(说成“迷失在外滩街头”会不会不那么二?),下午逢雨窝在青旅里呼呼大睡,顶着鸡窝头爬起来3分钟写下札记。期待明晚的话剧。这是来自魔都的问候,米娜桑,国庆快乐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