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荷青柠

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

长久停在在三八线一带的老火车,带着战时的伤痕,隔了半世纪,被纳入我的相机里。不知名的女子、微笑着走进来。和平,Bravo.

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