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荷青柠

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。

这也许是黎明前略显昏暗的漫长的日子,但是,我们披星戴月地,穿过前路的湿气和荆棘,依然义无反顾地前进。队伍里时时有人永远地停伫原地,有人在重重迷雾的前方失望又愤怒的嘶吼……但至少,还有我知道,太阳就在我的头顶。

评论

热度(2)